記事一覧

腫瘤切不切?

tumorbye.png 
 

目前對於腫瘤的治療,常見的手段幾乎就是手術切除,配合放療、化療。但即便是在非常早期發現腫瘤,且未發現附近淋巴結轉移的情況下進行手術治療,甚至做了附近淋巴結清掃的情況下,依然有許多病人會出現復發或轉移的現象。有許多患者,甚至產生了這樣的懷疑:

手術的治療,或者放療與化療會更快的加速疾病的轉移與惡化。那麼這僅僅是狹隘的經驗之談嗎?



早在公元3000多年以前,古埃及人就描述了乳腺腫瘤。其後,從中世紀到現代,希臘和羅馬醫生先後對乳腺癌進行了詳細的描述和記錄,直到今天,仍有許多醫生引證他們的資料。手術雖然是乳腺癌的最早治療方法,然而,在古埃及,人們發現某些乳腺癌在術後反而發展更快,因而並不贊同手術。根據一份古埃及時代的文稿,描述了當時8例乳腺癌或潰瘍,僅提到對1例乳腺癌患者使用火棒燒灼治療,並認為對乳腺癌沒有治療方法。公元前460-375年,希臘著名內科醫生Hippocrates 對1例乳腺癌乳頭溢液進行了詳細描述。Hippocrates 認為,除非隱匿性癌,否則不應採取任何治療,因為一旦治療,患者可能死亡更快,而不予治療,患者有可能存活時間更長。羅馬學者Aulus Cornelius Celsus(公元前42-公元前37年)認為“癌是從良性腫瘤、無潰瘍的癌到有潰瘍的癌發展而成。除了良性腫瘤以外,均不能採取任何治療方法,否則會刺激癌的生長”。

medicalBook.png 
《艾德溫‧史密斯紙草文稿》西元前1600-1700年完成的埃及醫學論文集



1906年,德國的醫生Paul Ehrlich 在給大鼠皮下做癌細胞接種時,發現已經接種了癌細胞的大鼠,在其他部位再次接種癌細胞時,再次接種的部位的癌細胞生長有受到阻止的現象。1910年,Marie P. 等對原位腫瘤進行不完全切除手術與不進行手術的情況下觀察癌症轉移的情況,他們發現:當不進行手術治療時,腫瘤出現自發轉移的情況很少,而切除手術會很大比例增加腫瘤轉移的情況。早在1968年,Brinkley D.便發現,在乳腺癌治療中,即便對乳腺進行根治切除,患者依然有可能發生遠端轉移的情況,後來的統計研究更發現,轉移時間似乎與手術切除的時間有一定相關性。


old.png


對於這些現像有許多種科學假設來解釋。其中一種解釋是認為原位生長的腫瘤會分泌物質激活體內免疫反應,從而可以對腫瘤起到抑制生長的作用。而後來人們發現即便在先天和後天免疫都有缺陷的裸鼠中也能觀察到類似的現象,從而推測,這一現象並不簡單由免疫反應決定。而對於腫瘤手術後的遠端轉移,在1980年時,Fisher B. 便提出假設,認為腫瘤的遠端轉移發生得比我們想像的早,有些甚至可能以單細胞狀態存在。這些假設,在後來的研究中也找到了吻合的現象支持。但手術治療對於腫瘤的遠端轉移究竟有多大影響,還是無影響,依然是一個沒有究竟答案的疑問。
knife.png


而經過對轉移機制的研究探索,1998年及2002年Maniwa Y. 和Ikeda M. 等發現手術創傷可刺激體內一些促進生長的因子如血管內皮生生長因子等的分泌,從而促進處在休眠狀態的癌細胞快速增殖,且這些因子的濃度似乎與傷口的大小也呈現正相關性。


然而手術治療非全無益處,或者其利弊衡量還有待更科學深入的研究。1976年,Simpson-Herren L. 等人在對Lewis 肺癌的研究中發現,較早進行手術治療不僅可以有較長時間的“治愈”效果,且相對於不進行手術治療的病人來說,早期的手術治療可以讓病人有更長的存活期限;相反,手術時間越晚,不但治療效果不佳,反而會加速轉移。由此可見,手術的時間似乎也起到影響作用。關於手術與腫瘤治療的關係,我們既需要更深入的閱讀,也需要更深入的研究,更多科研人員的努力才知道。


目前,我們對腫瘤,依然是本著徹底清除的態度。這種態度的背後是認為腫瘤是外來異物,腫瘤是我們身體內細胞的產物,而非外來入侵的細菌或病毒,我們目前採取的徹底清除的方式也許也有改進空間。有許多參天大樹遍身都帶有樹瘤而依然可以長得很好,我們或許也可以從中活得治療的靈感。而如何更好的抑製手術後休眠狀態的腫瘤的爆發式生長與擴散或許也會對腫瘤的手術治療起到很好的幫助作用。更重要的是,面對每個病人,我們或許都應該有更多的信息來判斷到底應該進行多大程度的干預治療合適,進行更個體化,更精準的治療。


precisionMedicine.jpg 



圖爾思生物科技 / 諾禾致源文案
http://www.toolsbiotech.com/


留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