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一覧

微生物與腫瘤研究的連結已蔚為趨勢!


 如今微生物領域研究熱度持續升高,如同小編不久前的文章提到,從去年底乃至於本月初,美國學者以及白宮都提出全球微生物組計劃,預期透過國家型微生物組計畫更廣泛且深度的研究各種微生物菌群的影響,不管是腸道或是環境微生物都將是研究的重點項目。

今天小編就拿幾篇重量級文章,討論微生物與腫瘤研究的發展趨勢!!


1. 雙歧桿菌促進抗腫瘤免疫力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c4255)

science_phylogenetic_JAX_TAC.pngtitle_science_antitumor_immunity.png


研究中比較了患有黑色素瘤的不同小鼠,觀察到不同的小鼠之間抗腫瘤免疫力存在差異。利用16S定序研究小鼠的腸道微生物,最終發現雙歧桿菌(Bifidobacterium)與抗腫瘤作用相關聯。通過驗證證實,單獨口服雙歧桿菌能達到與使用PD-L1(一種免疫檢查點抑製劑)治療腫瘤同樣的功效,且二者結合使用幾乎能徹底清除腫瘤的副產物,文章結果表明雙歧桿菌在促進藥物功效及腫瘤抑制方面有良好作用。


micr_gut_heatmap.png

圖為置入雙歧桿菌的小鼠腸道微生物聚類熱圖



2. 抗腫瘤免疫療法依賴於腸道微生物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d1329)


CTLA-4_gut.pnganticancer_CTLA-4.png


針對CTLA-4(細胞毒T淋巴細胞相關抗原4)的抗癌藥物已廣泛應用於癌症的治療。對注射針對CTLA-4藥物治療的患者糞便微生物16S定序研究發現,該藥物作用能引起擬桿菌門的增加。小鼠和患者的T細胞對多行擬桿菌(B. thetaiotaomicron)和脆弱擬桿菌(B. fragilis)效應強烈,這與針對CTLA-4的藥物的抗腫瘤效應相關聯。使用抗生素的患者或者無菌小鼠,針對CTLA-4的抗癌藥效果不明顯;服用B. fragilis、與B. fragilis多醣免疫、或通過B. fragilis引起的T細胞的過繼轉移可以克服這一缺陷。研究中將人糞便微生物轉移到小鼠體內,證實了CTLA-4封鎖的抗黑色素腫瘤藥物發揮藥效依賴於B. fragilis產物的抗腫瘤特性。本研究揭示了擬桿菌在CTLA-4封鎖的免疫治療中的重要作用。



3. 微生物助力癌症藥物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350.6261.614)


microbes_aid_cancerDrug.png 


這是一篇評述,是對上述文章的介紹與概括,該評述指出:新型癌症療法或許會依賴一些不太可能的盟友——微生物。同時強調一些癌症細胞通過抑制免疫反應而使自身免受攻擊,而現有的抗癌症藥物只對一小部分人起作用,ScottBultman教授解釋:“這可能是不同病人之間基因不同導致的”。然而新的研究結果足以鼓舞人心,因為“改變腸道微生物要比改變基因容易的多”。





dwarf_tapeworm.pngtapeworm_tumor.png


感染HIV的病人在CDC檢查時發現其免疫系統已被矮絛蟲(Hymenolepis nana)破壞,而且有腫瘤類似的組織生長在該患者的肺和淋巴結,正在入侵附近的健康組織。美國CDC研究人員對組織此樣本研究,結果顯示,該組織為絛蟲。通過對絛蟲的基因組測序表明,該蟲是比較獨特的一種寄生蟲,其細胞進行特定的突變後,與人類腫瘤細胞類似。儘管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增生性絛蟲細胞可能在人類之間傳播,但是不排除其他寄生蟲可能成為感染性寄生細胞。本報導提出了之前被忽視的一種新型疾病。【上圖為顯微鏡下的絛蟲(Hymenolepis nana)卵】


圖爾思生物科技 / 諾禾致源文案

留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